您的位置: 沙坪坝信息网 > 时尚

至尊透视眼 第316章:同行相忌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0:13

至尊透视眼 第316章:同行相忌

苏哲吓了一跳,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

唐恩养和宁夏是一对百合,苏哲就算欣赏唐恩养的漂亮,根本没有其他的念头。

“恩养,这种玩笑是不能随便开的。”

唐恩养摇摇头说,“我不是开玩笑,我很认真的跟你说。从小到大,我从未与异性谈过恋爱。宁夏是我第一段感情,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段。但是看到周边的朋友都是异性恋,我就在想到底我们同性恋与异性恋到底有什么区别。”

“我只是想让你暂时当我男朋友,我心里始终只有宁夏一个人。然而这段感情走到瓶项,我想走得更远。可是我知道自己的性格,永远都是大小姐脾气,一有点不顺心就会跟宁夏耍脾气。宁夏从小娇生贯养,脾气跟我有得一比。这么多年来,我耍性子,她跟着发脾气,然后她过来哄我,不断在重复着这种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的日子。”

唐恩养感到累,是真的累。心里很清楚,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宁夏是她无法忘记的女人。只是这次吵架,宁夏连分手两字都说出来。唐恩养明白对于这段感情宁夏同情走到瓶项,如果再像以前那样吵架、和平,恐怕大家的祝福刚到,她们就要分道扬镳。

两个人为了这段禁忌之恋倾注这么多,就这样结束,唐恩养心有不甘。

“苏哲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这段感情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没有宁夏的唐恩养是不健全的,而失去唐恩养的宁夏同样如同行尸走肉。苏哲,我求求你帮帮我们,求求你了。”

苏哲想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摇摇头。

“恩养你这个要求恕我不能答应。”苏哲看着唐恩养淡声说

。”

那一年的事情苏哲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不会忘记。

有一段时间苏哲曾想过那一扁担打下去会不会让人觉得不孝,如今想起来,幸好当初没有犹豫。

逃出来他和夏珂慌张不已,躲在老家一处山头一天,直到第二天才坐车到昆城。

那段日子每每想起都让人心酸,又觉得是为事后的甜蜜做了一次很大牺牲的铺垫。

唐恩养听完苏哲的话,抱着双腿把头埋在里面。

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到无比寂寂的姿势,虽然此刻唐恩养只是习惯行为。

好一会唐恩养抬起头轻声说:“苏哲,对不起刚才对你提出那样过份的要求。”

苏哲微微笑道:“能够想通就好。感情的事情我帮不了你,你可以把我当成兄长,一些说不出口的话我可以当个热心听众。”

唐恩养嘴角翘起来扬开,愉悦的叫道:“哥,这可是你说的。”

这次换苏哲错愕了,唐恩养这自来熟也来得太快了。他刚才只是随口说下,这一声“哥”倒叫得顺口不已。

“知道我为什么叫恩养么,因为我是我爸妈从孤儿院领养的。虽然那个时候我还未懂事,他们从不瞒我。他们这样做是怕我日后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心里会有期待想法,索性就把真相说出来。”

苏哲伸手摸摸她的头缓声说:“叔叔阿姨是一对好父母。”

唐恩养笑得很灿烂:“我也这样觉得。”

这时唐恩养突然间想通很多事情,从床上下来:“哥,我回去找宁夏了。你说得对,有些事情不能自己一味放在心里,两个人要摊开来说才行。”

苏哲亦松口气,让她住在这里,就算他换个房间,宁夏照样会对他产生敌意。

走到门口时,唐恩养停下脚步回过头,“回国后要给我介绍嫂子认识,当然还要让嫂子准备好见面礼给我这个小姑子。”

苏哲苦笑下,今天才见面,真亏唐恩养没有把他认错是坏人。他真怀疑是不是面上印着好人标签,回头得擦掉才行。不过认了个这么脸皮厚的小妹,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吃过晚饭,苏哲等人在房间里讨论投标的事情。

翡翠公盘的赌石摆出来让人挑选的时候不长,一般维持在三天,然后进行一轮投标。苏哲让唐恩养白天这么一搞,都没时间仔细挑。至于魏德刚和陈象两个早有心水号码。

“苏老弟,明天你帮我看下这几个,当时我在看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好这几块。”

不管经验有多老道,赌石看的还是品相。眼力再好,如果碰到上面有一块黑癣的赌石,恐怕没有多少人敢冒险。

苏哲看了下魏德刚给出的号码问:“魏哥,那你后天投标准备写多少?”

“大概不会低于一百万。这几块我看过,出高绿的机会很大。但是品相越好,往往赌垮的机率也高。就算不赌垮,恐怕别人也会冒险下大注。”

赌石多年,魏德刚很清楚赌石的运气成份。不是外表品相好就一定有高绿,运气不到了,其它的都是虚。就像苏哲,明明是一块废料,最后还让他赌涨,这就是同人不同命。

陈象有几块石头与魏德刚看的一样,经过商量,为了保险起见大家都投标,不过在价格上,大家分批标高价。魏德刚挑几块投高,陈象挑另外几块。

“其实最好的东西要过几天才放出来,前面这些都是打头阵的。”陈象说,“你也知道,做生意都是那样。先弄点噱头让大家爽一下,接着再步步为营把大家吸引过去。翡翠公盘在十天左右,一下子把好的货色放出来,大家都买好了,后面的没人买,那得少多少收入。”

这个道理魏德刚和苏哲明白,做生意无法就是印证“好东西在后头”这话。

“这两天先看一下,反正我们会在这边逗留一个星期,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赌石出来。至于白天看的,明天过去看一下,如果品相不错的话,没必要等过几天出来的。如果可以出高绿,先把能够抢到的抢到手,后面的比较抢手,到时价格就翻倍了。”

讨论完,苏哲洗个澡,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吃完早餐准备出门,看到唐恩养挽着宁夏的手臂走出来,看样子经过昨晚抛开心扉的交谈,俩人和好了。

“哥,去哪?”

唐恩养走过来问。

“看石头。”身份道明,苏哲没必要再隐瞒。“手头经营几家珠宝店,如今翡翠原料不好得,正好有公盘就过来。你们呢,今天去哪里玩?”

“哥这么巧,宁夏家里也是开珠宝的,我们这次过来一是拿公款旅游,二是过来看下有没有好的翡翠买。”

同行相忌。

怪不得宁夏从昨天跟他碰面态度就不好,原来是这原因。看来做同一行的人,就算还没表明身份,也能够感觉到双方的竞争。

再次进入翡翠公盘的地方,苏哲准备独自一人挑石头,他习惯如此。可惜旁边有一个唐恩养,昨天只是随口说让她把他当兄长,这兄妹关系就彻底让他给座实了。苏哲很无奈,有一个一直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小妹,真心是做不了事。

宁夏话倒不多,怪不得这两个人能够走在一起。

一静一动,正好弥补了。

从进来唐恩养嘴巴一刻钟都没停,苏哲终于是忍不住大手一挥手:“恩养你说了这么久得喝口水润下喉了。”

“我不渴。”

“我渴,能不能帮我去买瓶水。”

唐恩养嘟着嘴,知道苏哲是嫌她烦。没办法,谁让她今天心情高兴,人一高兴起来,话自然有点多。

“好啦,我陪你去。”宁夏舍不得让她一个人。尽管对苏哲的好感并没有完全改观,比起昨天的敌意,今天要好很多。

两个人离开,苏哲舒口气,开始有更多时间看石头。

今天的人比昨天要多,不过依然没有见到谭金发和赵仲谋两个人,不知他们是不是要等下一波才过来。

挑石头的时候苏哲一直在留意周围的情况,昨天有人扔石头没抓到,今天人多,不知有没有昨天扔石头的家伙有没有在里面。

留意到三点钟位置有个人鬼鬼祟祟,偶尔目光望过来,看长相像是当地人,苏哲不敢确定昨天扔石头的是不是他。

“哥,你快过来!”

这时唐恩养突然急忙跑过来,神色惊慌。

“怎么了?”

“宁夏跟人打起来了!”

沈阳脑康中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沈阳脑康中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沈阳脑康中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