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坪坝信息网 > 体育

艾泽拉斯的异能者 17、莫名其妙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3:21

艾泽拉斯的异能者 17、莫名其妙

死灵之力并没有张立想的那么简单,他很快就会知道的,没有能量会凭空出现,瘟疫也不是能量,那瘟疫进入他的身体会腐蚀掉他的生命力,把生命之力转变成死灵之力,所以这和他使用自己本身的能量没有丝毫区别,那些在本能的驱使下啃食活物的亡灵就是通过掠夺别人生命力的形式加强自己的死灵之力,从而增强自己的实力。

阿尔萨斯一行人依然在前进着,这一次再遇到任何野兽张立都没有再试图去“安抚”那些生物,而是直接杀,早点死掉也好早些解除它们的痛苦。

由于克尔苏加德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张立很担心这一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会不会来报复他?

他催促过阿尔萨斯走快点,但现在来看这份担忧实在没有必要,因为从安多哈尔走到提瑞斯法林地并不需要太多天,而泰瑞纳斯国王为了控制疫情,已经派遣了一只军团驻守在提瑞斯法林地与西瘟的交界处,那唯一的一条连接着两块地域的隘口已经建造起了简易的木墙,士兵们在那里排查路过的逃难者。

阿尔萨斯他们来到了这个隘口,作为王子以及王子的随行者,他们只需要简单的观察一下即可,到了这里他们就不需要再去保护那群逃难者了,可以全速前进,而且张立了解到前路目前十分安全,几乎每隔一段路程就有一处哨站可以歇脚,这些哨站也是国王下令建造的,就是为了给逃难者提供方便,以及起到第二次排查感染者的作用。

每一处哨站的人都不会少,也会有士兵护卫,遇到什么紧急情况还可以点燃烽火,这已经可以说是相当安全了,张立一直紧绷着的心也才放松了一些。

“王子殿下你终于来了,国王陛下很担心你,快进来歇歇脚吧,我已经命人准备好了你们的住处。”隘口的指挥官是一个名为米迦尔的男爵,这位男爵是从兽人二次大战中得到晋升的老兵,他的一只眼睛瞎掉了,从额头到脸颊有一道恐怖的伤痕,那眼睛就在伤口正中间,看起来像是被斧头砍伤的。

都说伤痕就是士兵的勋章,阿尔萨斯十分敬重这个指挥官,而这位指挥官面对一国继承人也是不卑不亢的样子,这更加得到了阿尔萨斯的认可,两者相谈甚欢,至于张立,阿尔萨斯倒是介绍了一下张立,但这位指挥官很明显把张立当成了招摇撞骗的神棍,对他毫不掩饰的厌恶,甚至当着张立的面提醒阿尔萨斯离他远点。

对此张立倒是无所谓,既然不招人待见,他也不会去上赶着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就直接去到了分配给自己的小茅草屋里休息了起来。

在这营地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这隘口非常险要,真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算敌人的单体实力超强,留给他们撤退的时间也还是有的,所以张立就蜷缩在谷物堆中开始闭目养神。

没有错,谷物堆,那指挥官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小心眼,他不待见张立,就直接把张立扔到了一个都不是人住的地方就给打发了,幸好张立没打算跟他一般见识,不然闹腾起来这位指挥官在阿尔萨斯心中的印象绝对会减分不少。

………………

夜晚,吃过晚饭后,士兵们开始闹腾,并不是炸营了,这只是他们的一种玩闹表现,太阳都落下了,这时八成不会再有逃难者到此,士兵们除了一些倒霉的要站岗的,其他人就无事可干,现在睡觉还为时过早,所以他们就开始自由活动。

只要不出营地,只要能确保紧急集合时不会出现问题,军官们对这一现象倒也不会加以制止,甚至他们自己也在玩乐,各处都能看到勾肩搭背的士兵唱歌跳舞,甚至还有偷摸赌博的,而在营地里只有一处地方没有这样的嬉戏,那里的士兵站的笔直,目不斜视,在他们的中央是一个很大的帐篷,上位者们会在此处交谈。

“我们查出了很多被感染者,他们都已经被控制住了,其中的一些会被送到达拉然去,那里的法师会研究瘟疫的解药。”米迦尔男爵这样对阿尔萨斯说着,阿尔萨斯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米迦尔男爵指着面前的地图继续说道:“根据斥候得到的消息,已经有大批亡灵开始朝着提瑞斯法林地扩散,过不了多久这里安逸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有什么困难吗?”阿尔萨斯问道。

“困难倒是没有,凭借隘口的险峻,不管来多少亡灵我都有信心挡住,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可能阻止不了瘟疫的扩散。”米迦尔指着附近的一些林地对阿尔萨斯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里的野兽也出现了疯狂的迹象,我们怀疑是某些会飞的生物将瘟疫带了进来,目前我已经发布了许多任务,让冒险者们去击杀这些野兽,但这只能拖延一段时间,如果达拉然再找不到解除瘟疫的办法,我担心这里也会像王国东部那样亡灵横行。”

“与我一起来的那位先知说有一种名为德鲁伊的职业或许可以解决这些瘟疫。”

“先知?哼!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小人,借着王国危难之际蛊惑人心以借机发财。”

“立他不是那样的人

艾泽拉斯的异能者  17、莫名其妙

。”

“行了!不要再讨论那些连是否存在都值得争议的东西,阿尔萨斯殿下,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在回洛丹伦的时候能把这份报告交给国王陛下……”

“报!”就在他们交流的时候,一个士兵突然出声打断了他们。

“什么事?”

士兵打开门帘走了进来,然后喘着粗气道:“王子殿下!指挥官大人!士兵们有人感染瘟疫了。”

“……”

………………

“查明白他们是怎么被感染的了吗!?”米迦尔面色阴沉的跟在那小兵后面,阿尔萨斯和吉安娜他们也在后边跟着。

“食物,我们怀疑是食物。”

“食物?不可能!我们的食物都是从洛丹伦运来的,那里的粮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对。”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那些被感染的士兵,这些士兵看起来身体还很完整,没有出现死人的特征,他们已经被控制了起来,不过仍像是疯狗一样在挣扎,不断试图撕咬别人。

“怎么回事!?随军牧师呢!?他们没有给这些人治疗吗!?”看到这些人双眼翻白,举止完全与亡灵无异,米迦尔顿时怒不可遏。

“这……他们发病的太快了,前一秒还好好的,然后没有出现任何征兆的就突然变成了亡灵,这与我们见到的所有被感染者都不一样。”一个牧师委屈的解释着,按照一般的被感染者的发病经历,他们应该还会挣扎一阵,身体上出现各种死人才会有的变化,然后才变成亡灵,如果发现的早是完全可以治愈的,可是这群人变得也太快了。

“大人,发作的士兵只有这几个,在追查过他们的食物来源后,我们抓到了下毒的凶手。”这时,一个军官走了上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士兵,士兵们押着一脸懵比的张立。

“就是他!只有吃了他居住的那个粮仓食物的人犯病了,绝对是他投的毒!”

绥化治疗早泄费用
绥化治疗早泄医院
上海好的男科医院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上海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